遗叹(十宗罪 包斩x画龙 腐向 坑)

今天到底是怎么了。不过是喝了点酒,聊了会儿天,苏眉先把梁教授送回去了,这里只剩下画龙和包斩两个人。

就变成这样了。

这个孩子——画龙不得不称呼他为孩子——还很小,他还什么都不明白,他几乎没谈过恋爱,甚至就连偶尔和苏眉手碰手都会脸红。

他不明白。

可他却偏偏说他喜欢自己。

 

包斩睁着迷蒙的眼睛看着画龙,在星光闪耀下那双眼睛像是载进了银河似的亮,亮的让画龙有些不敢去看他。那种亮是源自于什么,画龙忽然想起来了。

他想起和自己离婚的妻子当初嫁给自己时眼中就是那样的亮。他们把它称作爱。

但是现在,从包斩的眼里,对画龙自己,怎么可能会有爱呢?

 

画龙静静地看着包斩,包斩也静静地回望,安静地像很久以前他们为了破人皮草人一案而同床而眠时的那个夜晚,静得令人心慌。

他记起那个早上的心悸——那个时候若是他晚起一刻,今晚的宴会便会少一个人了。就如同从前他自己开办的那个庆功宴一样,他会在自己座位旁摆双筷子,道声兄弟,倒两杯酒自己喝一杯。

好在没有。好在特案组仍然是四个人。

 

画龙又叹了口气。他想或许是最近有些闲,苏眉又老是教包斩上网,说不准包斩是不是看了什么奇奇怪怪的网站来耍他了。

画龙说:“小包啊,别闹,你喝得也差不多了,我送你回去。”

包斩点点头,朝他走了两步,又突然摇摇头,在原地站了一小会儿,转身就跑了。

画龙连忙在后面喊小包,可是包斩没有回头,反而越跑越远,很快他的身影就要消失在夜色里了。画龙啧了一声,赶忙追过去。

 

画龙的速度很快,可他没想到喝了酒的包斩就跟磕了药似的灵活,在人群中穿来穿去。若不是画龙眼睛好使,估计早就跟丢了。

他在心里暗暗磨牙:这熊孩子,看我不逮着你揍一顿!

 

即使在晚上也依旧喧闹的人群河水似的从画龙身旁流过,他紧紧地皱着眉,盯着眼前那个已经开始放慢速度的身影。就等那家伙脚步踉跄的那一刻,画龙一个箭步踏前抓住了包斩的肩膀。

画龙说:“小包我知道你喝多了,你跑啥?”

包斩喘着粗气抬眼。不得不说武警教官的体力不是从小干农活的包斩能比的,他都快累瘫了,画龙就跟没事儿人一样。

“我……”包斩刚张了张嘴,一下子就吐了。好在这儿不是大街正中央,吐在墙根儿了,不然这事后清理工作不得麻烦死。

画龙本来没喝多,这时候也觉得有点头痛了。他轻轻地拍着包斩的后背,等包斩吐完又掏出包纸巾来递给他擦嘴。包斩一边咳着一边说谢谢,然后一转身又趴在画龙身上不省人事了。

 

画龙哀叹一声。他本来都自暴自弃地想要把包斩扔这算了,转念一想虽然是大城市,但夜晚毕竟还是不太安全,万一出个什么事就糟糕了。这次特案组好不容易有个假期出来放松放松,总不能四个人出来三个人回去。

但是这样一来,画龙就只好把包斩送回旅馆。

他弯下身子打算把包斩扛起来,但考虑到这个姿势难免让人觉得和拐卖挂钩——尽管包斩已经老大不小了又是个男人没啥拐卖价值——他还是把包斩背了起来。

 

回宾馆的路上包斩一直睡得很熟,只偶尔在画龙肩上蹭蹭脑袋,吐出几句模糊不清的话语。画龙独自行走在熙攘之中,却唯独只有包斩的那几声喃喃听得最真切,仿佛是这个世界上的另一个世界,遥远而亲切。

画龙心想,没准儿当时是小包把自己当做小眉了,得,白听人告白一回。不过小包酒醒之后应该就会忘光了吧。

不知为何,这“忘光”二字让他莫名地胸口发紧。

 

这次出来玩,为了省钱,画龙和包斩是住一间的。因此画龙一回来,就把包斩甩在了床上,自己跑进浴室用毛巾沾水,又出来给包斩抹了把脸。

包斩一直安安分分的,睡得特别香。

看着包斩的睡颜,画龙也松了口气。莫名其妙的告白已经被他抛去了脑后,只是在睡着前的一瞬间脑海里闪过那个画面。

星空下站立着的包斩,说自己喜欢画龙。

 

 

第二天一早,画龙还没睁眼睛,就觉得一道视线直直地落在他身上。习惯性地绷紧肌肉猛地睁眼,又想起估计这么看他的只有住在同一间房的包斩,便放松了下来。果不其然,包斩就蹲在画龙床前,拖着腮盯着他,只是眼神有些涣散,不知道又走神到哪儿了。

画龙喊了声:“小包,吃饭去?”一边打了个哈欠,坐起来穿裤子——昨晚伺候包子同学伺候得太累,要不是裤腰带太硌得慌也许画龙连裤子也会懒得脱。

包斩这才回神,像个小姑娘似的哀怨地看着画龙穿裤子,直到把画龙看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才闷闷地问道:“你觉得我昨晚喝醉了,所以不相信我的话是不是?”

 

完戏了。居然是来真的。

画龙系裤腰带的动作一顿,随后又若无其事地扣上扣子。

他心想,这小崽子还养成永不言弃的精神了,这可该怎么处理啊,我以前可没这种经验。

 

“那我再说一次,”包斩握了握拳头,“画龙大哥,我喜……”

画龙连忙打断他:“别说了小包,你不是喜欢小眉吗?”

包斩摇摇头,神色晦暗地低下头道:“小眉姐很好。”

画龙觉得心里都要纠结成一团了,赶紧拍拍包斩的肩膀:“你觉得好就行,走去吃早饭啊。梁教授他们要等急了。”

说完,他便匆匆地从包斩身边走过,在开门的一刹那,才听到包斩低低地“嗯”了一声,心里忽然有点不是滋味。

 

早饭如常。

苏眉依旧巧笑倩兮,画龙说些话儿逗她,梁教授也跟着笑,颤颤的白发满是慈爱的味道。期间画龙偷偷地用余光瞥包斩,看见包斩也在笑,嘴角上翘上翘,翘出了一个有点力不从心的弧度,那双眼睛也有点黯淡。

画龙心想自己上辈子一定欠了包子同学几百万的债。只不过他早上的话都撂在那儿了,这会儿怎么把人哄回来比较好?

在他冥思苦想的当儿,包斩要了杯白水回来。

苏眉笑得花枝乱颤:“小包弟弟,你不喝牛奶吗?”

包斩沉默了一下,回答说:“我还是喝白水吧。”

苏眉说:“我可以请你喝牛奶,但是你回头可得请回来啊。”

包斩摇摇头:“谢谢小眉姐,我喝白水就好。”

梁教授插了一句:“牛奶比较有营养,这次好不容易放松放松,还是吃点儿好的吧。”

包斩想了想,点点头去要了四杯奶回来。画龙不爱喝奶,他把自己面前的杯子推到包斩面前。

“小孩子还是多喝点奶吧。”

语毕,他一把将包斩盛水的杯子捞过来一饮而尽。

 

包斩的眼睛一下子亮起来,灼灼的目光几乎要将画龙点燃。可是画龙却当做浑然不知,继续吃菜。

结果还是给了他希望。画龙在心里暗叹,只希望小包别太执着了。


评论(42)
热度(66)
 

© 斟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