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虫鸣在刀片的风中静默了

枯涸的土地里埋着它们最后的振翅

和再无声息的幽冥


今夜,仍没有下雨

也没有下雪

电子门没有关紧

打不开的锁要我输入开门的密码


月亮在薄云中

因重复的电子音而嗤笑

抖下化作冰霜的尘埃

落在门外的人身上


那上面有人向我招手


在隔壁,在山上,在天际

在我永远也到不了的地方

在刀子的风中只留下血肉的尸骸

挥舞着手臂,向我


雪白的树叶坠下来

在冰河下割开去向深渊的路


来这里。


再见了。


枯骨哆嗦着

从头颅开始被锉成粉末



2018-09-22  | 1 1
评论(1)
热度(1)
 

© 斟夜 | Powered by LOFTER